Existence惊蛰

cp杂食党,全职盗笔二次元圈,圈名惊蛰欢迎勾搭ww

【花吐症】k莫 堂堂眉少究竟暗恋谁!!!

同居/花吐症
-------------------------------正文哒!

郝眉觉得自己最近是越来越虚弱了。

总感觉嗓子眼儿里卡了个什么玩意儿,但是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去医院看医生说注意一下饮食可能是有点上火。

于是,郝眉开始缠着ko要求ko做饭清淡一点,ko也看出郝眉有点儿不太对劲,红烧肉啊糖醋排骨什么的都歇下来了,就算吃鱼也是清炖着吃。

美人师兄刚开始想,难道我肾虚了?不可能啊,我一个朝九晚五女朋友都没有的大好男青年,怎么可能会肾虚?恐怕大鱼大肉吃多了,身体消化不了吧。

美人师兄这身体一不好,就不太想吃饭,ko做饭又怕美人不能吃太油腻,尽量往清淡了做,郝眉看着一桌子绿油油的菜叶子和白花花的豆腐清炖鱼,本来不怎么的食欲又少了大半儿,匆匆扒拉几口就回房间里休息去了。ko觉得奇怪,难道自己的手艺下降了?但是某次把饭带去公司之后,绿油油的菜叶子也被抢了个精光啊?!

ko不解,郝眉也不解。

倩女2最近有一次比较大的更新维护,程序组进行了三四天编码马拉松,郝眉刚做完肖奈给他的任务,打算靠在椅子上睡一会,突然感觉翻江倒海一样的难受,嗓子眼儿的东西好像要吐出来了。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洗手间,咳嗽了半天好像也没吐出什么来?!

郝眉十分郁闷。

然后转作惊讶。

咳嗽的时候拿着面巾纸捂着嘴,现在,面巾纸上竟然多了几片花瓣儿?

淡粉色的,香气很浓。致一科技的洗手间里本来就放着老板娘喜欢的熏香,兑着花瓣的香气竟然让洗手间有了一种诡异的味道。

这是啥?粉红色的花瓣儿?我竟然咳出了花瓣儿?郝眉的眉毛瞬间皱了起来。“难道是我早上喝了微微师妹的玫瑰茶,然后老三用意志力让我把花瓣儿吐出来了?啧啧,老三真是可怕。”郝眉心想,顺势把花瓣儿包起来丢到了垃圾桶里。

但是从这天起,郝眉发现,自己吐花瓣儿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花瓣也由浅粉色慢慢变成深粉色变成淡红色,医生呢天天说要吃清淡一点只是上火了。

郝眉有点儿恐惧,你家上火吐花瓣呢?逗谁啊。自从吐花瓣儿以来,自己是越来越瘦了,本来好不容易养起来的那点儿小肌肉眼看就要没了,脸上更是瘦的厉害,皮肤也白的要没有血色了。

ko觉得都是自己的错,可能是美人儿吃腻了自己做的饭,于是带他出去吃,可到了外面还不如家里呢,郝眉连一次性筷子都懒得拆。

某次在公司,郝眉又咳到停不下来。花瓣红红的,洇透了纸。微微刚好路过,看见郝眉咳出了红色,吓了一跳。郝眉赶紧把她拉到一个小角落里。

“微微师妹啊,你有没有见过咳出花瓣的?”

微微想了一会儿,反问他:“郝师兄,你是不是有暗恋的人?”

郝眉皱了皱眉,“好像,没有吧?”

微微耸耸肩,“我也只是听别人说的,说一个人暗恋另一个人太深了,就会开始吐花瓣儿,这是病也不是病,花瓣儿呢是这个人的精气神儿,要治这个病,就得得到心上人的一个吻。”

郝眉吓了一跳,然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感情自己得的是汤姆苏病啊,还得像睡美人一样靠吻来治愈。

当天晚上回到家,郝眉发现桌上的菜异常丰盛,鱼呀肉呀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郝眉下班以后去旁边的小花园儿溜达了一圈,顺便想着自己到底暗恋谁这个问题,所以回来的比ko晚一些。

饭桌上,ko一直给郝眉夹着菜,郝眉慢慢吞吞地嚼着,吃了几口就没了兴趣。

郝眉转头问ko,“ko啊你有没有暗恋的人?”

ko好想愣了一下,“有。”

郝眉的心里好像失落了一下,继续问:“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呐?”

“白白的,很可爱,感觉想把他养胖,给他做一辈子的饭。”

郝眉没回答,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开心。

第二天,郝眉约了愚公和猴子酒,还特意叮嘱要避开ko。两损友听说郝眉请客,当即选了一家奇贵的私房菜馆。郝眉喝了两杯,脸红彤彤的,话里也带了些醉意。

“于半珊,我把你当兄弟,我给你说个事儿,我觉得我郝眉命不久矣。”

郝眉控制不住地开始咳嗽,咳出来的花瓣殷红殷红,还带了些血色。

郝眉把纸往下一扔,示意给愚公和猴子酒,说话都染上了哭腔:“呜呜呜我眉哥还没活够呢,连姑娘的小手儿都没牵过呢,我特么怎么连自己暗恋谁都不知道啊,等我知道那个家伙是谁我一定先让她把我治好再跟她分手,把我堂堂一米八男儿害成这个样子……”

愚公和猴子酒一看,这美人儿是醉了,打了一个电话给ko,ko十几分钟就到了。

美人儿已经是醉得不省人事了,愚公拉过ko:“ko啊,你钓我们美人也这么久了,赶紧的你看把他难受成什么样子了。”

ko点点头,“很快了。”

郝眉在车上说起了梦话,“……我……喜欢你……”

ko显然是听到了,把车停在路边,转头问睡着的美人儿,“你喜欢谁?”

“xx(女神名字)。”

ko:💢
本来不想让他这么难受下去,这样看来,他还是糊里糊涂的啊。

三天后,致一科技全体员工聚餐,郝眉仍然敷衍地吃了几口,一口接一口地喝酒,很快把自己灌醉了,然后跟个树袋熊一样吊在ko身上死活不下来。

ko:“郝眉喝醉了,我们先回去了。”

众人:“(很懂的眼神)路上小心。”

郝眉一旦喝醉酒会嘟嘟囔囔说一些自己才能听得见的话,不过今天他吊在ko身上,ko也自然听见了他说的话。

“什么白白的瘦瘦的,什么要给人家做一辈子的饭……什么嘛……”

“我要吃糖醋里脊,水煮肉片农家小炒要加肉,还要……”

“喂ko你要给谁做饭啊……我饿了……”

ko笑了一下,把郝眉安顿在后座,轻轻吻上他的嘴唇。

花的香气,和酒的味道。

像他这个人,明明傻到让人觉得好笑,却还是让人喜欢。

第二天,郝眉惊奇地发现,ko做的早点对他突然有了莫大的诱惑力。

到了公司之后更奇怪了,愚公猴子酒阿爽甚至是老三都用一种暧昧的目光盯着自己看。

郝眉看看衬衫纽扣,没扣错位,领子也没有翻起来。

郝眉发现,自己不再吐花瓣了。而且吃得越来越多。

这就意味着,那个极其奇怪的花啥病好了?

那么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谁亲了自己?被暗恋的那个人是谁?!

郝眉迷迷糊糊想起来,好像是ko带自己回家的。

抬头。

刚好对上ko灼灼的目光。

“想起来了?”
----------------------------------------fin.
ooc到自己感到羞耻
短小一发完
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开车
其实除了郝眉自己不知道以外别人都明白
晚安啦我再次放弃了作业来更文。
欢迎捉虫ww

评论 ( 19 )
热度 ( 311 )

© Existence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