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istence惊蛰

cp杂食党,全职盗笔二次元圈,圈名惊蛰欢迎勾搭ww

【一首歌和一个故事】好久不见 双花【上】

  不虐保证甜,看我真诚的大眼睛。

  私设如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看完原著太久,人物性格都写不了了……

  不过印象里乐乐并不是一个非常受非常傲娇的人……嗯。

  张佳乐再见到孙哲平的时候,已经是世界邀请赛之后了。

  那天是最后一场比赛,喝彩声和着头顶飘下的飘带以及骤然响起的《We are the champions》,张佳乐知道,他们赢了。

  尽管他没有坚持到最后。

  对方神枪手放出大招,眼看残血的一枪穿云腹背受敌,张佳乐果断地为他挡下了这一记致命伤害。

  团战的阵容是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周泽楷以及张佳乐。这是一个风险很大的决定,联盟中高输出的选手尽在其中,但是他们的个人风格却迥乎不同。同时,除了喻文州和黄少天,其他三位均在不同战队,磨合的时间也仅有开赛以来的这几个月。孙翔、苏沐橙、王杰希在个人赛上均拿下一分,但是在擂台赛上,对方剑客一举拿下风城烟雨和唐三打,扳回两分。团战场上最后留下的是一枪穿云和夜雨声烦,两个高输出猛攻型的角色,但是对手的拳法家几次近身也没让周泽楷占到任何好处。眼看血量不足百分之七,迟迟不见踪影被术士缠住的黄少天终于得以把握到对方术士操作的漏洞,漂亮的连击迅速结果了对方术士,转头来帮周泽楷。两个人齐心配合起来谨慎作战,虽然打得艰苦,但最后屏幕上的GLORY还是宣布了他们的胜利。

  赢了。

  现场的灯光骤然明亮起来,所有人起立,鼓掌,欢呼。这一刻谁是胜利者已经不再重要,所有人都只是为这场精彩的比赛欢呼。

  国家队的队员们走上台来,欢呼拥抱。叶修也笑着,默默在写着“No Smoking”的会馆里点了一支烟。

  “Congratulations to this amazing team!Here,Captain Ye,would you like to say something?”

  叶修摆摆手,“别介,让喻队说,没我什么事儿。”

  喻文州转头看了一眼叶修,开口道,“Well,it's really a honor to stand here,to my  surprise we could won the game because everyone here is talented and ...... ”

  后来喻文州用伦敦音说的话,张佳乐一句也没听进去。

  他只听到最后喻文州用重音说,every one o f us did his best.

  恍惚之间又好像回到了好多年前,那时候他还没有扎起辫子,孙哲平还只是混迹在网游里。

  那是多少年前了?

  张佳乐不记得了。大概是很多年前吧,那时候他们都还年轻,彻夜打游戏也并不觉得累,青春荒唐的情愫和一起奋斗的梦想在无数个电脑前奋战的夜晚里生根发芽含苞,却没有绽放。

  “第一狂剑士孙哲平因手伤退役。”

  他的伤不算严重,对生活没有任何的影响,可是却承受不了荣耀高密度的操作。

  孙哲平离开百花那天,张佳乐像兄弟一样把孙哲平送出基地,送上来接他的车。

  “以后多联系啊,我就不陪你了,带着百花好好走下去。”

  “你去哪?”

  “不知道,走哪算哪”

  张佳乐有点想问他,这算是异地恋吗。

  后知后觉的张佳乐意识到,孙哲平对他的感情,大概只有兄弟情吧。

  这也没什么,张佳乐觉得他对孙哲平这种意外的情愫,大概是因为百花妹子少,自己经常见不到除了清洁大妈以外的女孩子所造成的短时间的审美偏差。

  直到有一天,全明星赛上,他一眼瞥到苏沐橙白花花的大长腿,心里却冒出一个念头。

  “还没孙哲平的毛腿性感。”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一阵恶寒,心里想,我的梦想可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哦对了老婆最好要会打荣耀。

  但是,后来他发现,忘记孙哲平,一个人担起百花,他做不到。思念像是野草在心里面杂乱地生长,剪了一波又生长出新的,根大概早已深深扎进心里了吧。离冠军最近的那几次,从赛场上下来,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如果孙哲平在,会怎样。

  这次他不再需要孙哲平了。他用自己的实力说明了他一个人也是个强大的存在。

  张佳乐也想过,打完世界荣耀邀请赛就退役,和霸图的合同也快结束了,等退役了,就去逛逛名山大川,倒是去找孙哲平这件事他却没有考虑过。如果韩文清是联盟第一直男的话,孙哲平周身的直男气质绝不比他差,除非掰断绝不能弯。

  但是,韩文清却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刻,默默发了一条微博。

  @霸图-韩文清v:不想再隐瞒下去,谢谢粉丝们和队友们的支持,希望大家能理解我们。@叶修v

  下边的评论一片狼藉,电竞这种充满直男气息的游戏中,出柜比出轨可怕得多,更何况是一个硬汉形象的选手。一夜之间,韩文清的粉大概少了十来万。

   不过韩文清和叶修看起来都不像是在乎这种事的人。韩文清早已在准备退役的发布会,而叶修,来带国家队都是以私人的身份,而并非属于某个战队。

  联盟第一直男就这样栽在了联盟第一虚胖身上。

  就算韩文清弯了,张佳乐还是坚信孙哲平是个直的。义斩这种土豪富二代战队,想必想贴上孙哲平的姑娘也不在少数,何况孙哲平的身高外貌,妥妥一个高富帅。

  张佳乐想,孙哲平睡过的姑娘也许比自己想他的次数都要多吧。总不能因为自己畸形的性取向祸害一个前途和钱途一片光明的人吧。

  国家队的庆祝张佳乐没去,那天晚上在异国他乡的一个小酒吧里,张佳乐喝得烂醉,手止不住地颤抖,嘴里咕哝着外国人听不懂的汉语,说着说着竟然像是染了哭腔。

  最后还是黄少天和喻文州找到了他,只不过孙哲平也跟着。

  “这么喝成这个鬼样子。”孙哲平一把捞起已经醉成一摊泥的张佳乐,“真是要退役的人了。”

  张佳乐抬起头,眯着眼看到了眼前的熟悉脸庞。赛场上他们互相打了一个照面,心照不宣地忽略了彼此。

  太久没这样近距离地看过他了。他真的老了,不是当年那个砍出一片血景的人了。


--------------------------------------对不起各位,这一tbc就tbc了一年。英语不好强行装逼。我一定尽快填坑。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Existence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