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istence惊蛰

cp杂食党,全职盗笔二次元圈,圈名惊蛰欢迎勾搭ww

【百日雙花】Day42

璃央:

Day42.情侶手鏈


國外的街道總是會讓人一步三回頭。


不熟悉的人文風情令人感到新鮮,各式各樣的人笑笑地走在路上,和時間流逝極為緊迫的亞洲人不同,歐洲普遍都是緩慢而悠閒的步調。


比手畫腳了老半天才順利和老伯完成溝通,拿到比臉還大的粉色棉花糖的張佳樂心情很好,隨手扒了一團下來塞進孫哲平的嘴裡,笑嘻嘻地看著他瞬間扭曲的臉,他覺得特別好玩。


勉強吞下那一團沒什麼真實感的食物,不怎麼喜歡吃甜的人滿臉嫌棄,「你怎麼越吃越甜啊?」


他雖然是不怎麼喜歡吃那些東西,可張佳樂也沒少會像這樣塞給他吃,孫哲平灌了口水,覺得那種讓他一輩子也沒辦法習慣的味道似乎越來越重。


「這明明就剛好,大孫你怎麼那麼不耐甜。」


斜著眼睛看人,張佳樂滿臉嫌棄,哼哼兩聲表示對他的鄙夷,然後在下一秒差點被磁磚絆倒。


孫哲平差點笑出來,「你好好走路。」


不想爭辯這種主觀性的問題,孫哲平拉了他一把順勢扣上他的腰,來到比較能接受同性戀情的國外就是有這種好處,更別說路上行人大部分都不認識他們,行動就更自在了。


注意到不遠處的幾個人頻頻往身旁人看,孫哲平不著痕跡地擋住他們的視線。


「欸大孫,我們去看看那個好不好?」


完全沒有留意到這邊的暗潮洶湧,張佳樂用眼神比了比前面的流動攤販,舔著黏呼呼的手指。


把沾到對方臉上的糖粉抹掉,孫哲平在舔下去的瞬間微微變臉,「……好。」


張佳樂又好氣又好笑,「不吃甜幹嘛還要吃,叫我自己擦掉不就好了嗎,浪費。」


說著無奈地看著人,他抓過他的手舔掉剩下一點點的糖。


想到每次讓他自己擦沾到臉上的食物總是要指示好些時間,孫哲平就覺得有點心累,「等你自己擦到大概天也黑了吧。」


張佳樂瞬間就不高興了,「你什麼意思啊你!」


「樂樂你小聲點。」


注意到外國人朝他們這裡投以不是很好的眼神,張佳樂嘖了聲,用力朝他的腳背踩下去。


就是這種時候他會覺得男生不能穿高跟鞋挺可惜的。


很快來到流動攤販前,看到琳瑯滿目的商品心情頓時好起來,張佳樂小聲地哼著歌把玩各種小飾品,幾個模樣簡單的耳環讓他起了點興趣,站在附設的小鏡子前面對著自己的耳朵比劃。


對這些東西沒有特別想法,孫哲平也不動作,就只是站在旁邊看著人。


張佳樂長得好看又愛打扮,留著長髮愛用紅色系列裝飾自己卻不會顯得女氣,耳垂別上的淺粉色碎鑽耳環在豔紅的頭髮和白皙的耳朵襯托下格外好看。


孫哲平不知道要怎麼形容,只是看著撥開頭髮而露出來的脖頸很想咬下去。


明天還是讓他穿立領的衣服吧。


張佳樂一轉過頭就看見對方有點煩躁的表情,有點錯愕,「大孫你怎麼了?」


「沒事,你看你的。」孫哲平不想解釋。


皺著眉半天也猜不出來,張佳樂很快就放棄不去糾結,回過頭把自己選好的東西交給店家打包付錢,這才和他一同離開店家。


走沒多遠就停下腳步,張佳樂從拿出紅黑相間的手鍊,遞到孫哲平面前問他感想。


看著顏色簡單款式俐落的手飾,孫哲平點點頭,「是還不錯看。」


「那是。」


很自豪地勾起微笑,張佳樂卻是抓起他的手把鍊子套進左手腕,然後對著他揮了揮自己的右手,細細的手腕上掛著相同款式的手鍊,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戴上去了。


孫哲平有點錯愕地看著自己手腕上的鍊子,過了幾秒才勾起微笑。


張佳樂蹭了蹭鼻子,嘴邊的弧度柔和了幾分,「先說好,拿下來是豬頭啊。」


「知道了。」孫哲平輕輕地說著。


重新握在一起的手上掛著的鍊子中央,兩朵碎鑽花朵閃著淺淺的光。

评论
热度 ( 21 )
  1. Existence惊蛰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转载了此文字

© Existence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